您所在的位置: 主页 > 资质证书 > 美国工程院院士程正迪教授一行到访新纶科技

资质证书 贵港市豫棋科技有限公司

最新动态

    美国工程院院士程正迪教授一行到访新纶科技 admin
      8月15日,美国工程院院士、华裔科学家、华南理工大学软物质科学与技术高等研究院院长程正迪教授,华南理工大学软物质研究院副院长王林格教授等一行到访新纶科技深圳总部,新纶科技总裁傅博先生等公司高管进行了接待,双方就组建联合实验室等议题进行了广泛交流与深入探讨。
      
      下雪了,放行了,上路了。
      
      奇怪,刚一上路,原本堵了一公里的长龙仿佛就在一瞬间消失,好像就只有我们这三辆车在驶向昆仑山。
      
      雪大了起来,原本还有一星半点裸露的大地,立刻被盖得严严实实,道路和大地都盖着茫茫白雪,白成一片,究竟那里是路,那里是沟,哪里是道路的边缘,已经很难判断?后车只有紧紧地跟着前车,小心翼翼地沿着那两道车辙,惊惊颤颤。人们默不作声,看着模糊的道路,看着漫天的大雪,看着那乌云密布的天空……
      
      道路也不如前面那么好了,冻土路面起伏不平,坑洼、积水、急弯,快不起来,但又不敢慢。三车同行,好歹相互间还有个照应,还可以鼓气壮胆。
      
      雪越下越大,渐渐开始在车窗边缘堆积、结冰。
      
      最令人担心的情况还是出现了。此时,早晨比我们早出发一个小时的五、六号车(师部化工厂的战友)从前方传来消息,五道梁山上路面已经开始结冰,注意安全!我们都紧张起来,因为如果路面真的结冰,今晚我们无论如何走不出昆仑山。何定成安慰着大家,抖落着自己的经验:“不要怕,只要一直有车,至少车辙印上不会结冰,况且还有大货车,薄冰会被重车压烂,我们走得出去!”
      
      正说着,面前出现一截施工路段,须要绕行简易公路。在这段简易公路上有一个大大的水坑,领头的三号车没看清,冲到水坑前一个急刹车,竟然刹得跳起来。正欲踯躅探行,突然对面一辆大货车猛冲过来,水花溅起,还差点撞上三号车。我们看得分明,那个水坑真是不浅。三号车是车队里唯一的四驱车,一路上都是“猛冲猛打”,可此刻它竟在这个水坑前却步不前。还好,真有胆大的,后面两辆轿车毫不犹豫地冲向水坑,我们赶紧跟了上去……
      
      傅博总裁希望双方能够达成合作意向,发挥各自优势,将产学研用真正落实,从而推动科技创新、促进成果转化,服务于民族产业。
      
      程正迪院士对双方未来的合作充满信心,表示将全力支持共同将科研成果推向产业化,致力于打造世界一流的产学研用合作平台。
      
      大概是希望尽快走出高原,前车开始加速。渐渐地我们被他们甩开。就在前车超过一辆大货车之后,我们被隔在了货车后面,越掉越远,当我们费尽周折超到货车前面,那两辆车早已不知去向。
      
      天黑了,风急了,雪更大了,队友不见了。
      
      我突然觉得我们哪里是行进在五道梁上,简直就是骑在老虎背上。
      
      指示表显示着车外温度零下4度,狂风卷起的大雪在车灯前翻滚飞舞。对面的来车,闪烁着刺眼灯光,雪花反射着亮光,顿时眼前一片缭乱。在夜间这样的环境下会车,令人非常难受和不安。每一次会车仿佛都是一次考验,大货车呼啸而来,我们死死地卡住道路中线,深怕再往右靠会滑下路坎。
      
      从唐古拉山口下到格尔木,垂直高度要下降2000多米,一路不需怎么轰油门,一路下滑,这样看似轻松,但这样更令人不安,万一前方是结冰的陡坡路段,万一是断头急弯……
      
      我突然想起前两天,大伙儿因惧怕那曲的高海拔想改动行程,天呐,现在想起来都后怕,若我们真的做出改动,那将会是怎样的后果?我们可能根本无法当天到达格尔木,可能就会被困在五道梁上,可能真的要烧掉轮胎来取暖,可能……
      
      雪更大了,在我们用对讲机反复呼叫下,前面那两辆车也慢了下来,等我们一道前行。
      
      已经是夜里11点了,我们在路上已经跑了五个小时。有人提议下车方便方便,提议得到众人响应。可一推车门,车门沉重无比,何定成立刻大叫:“注意!外面风大,把车门抓稳,千万小心,据说风大的时候能把车门吹掉。”喊话把大家惊得目瞪口呆。
      
      大风真像是要把人吹飞,根本站不稳。风吹起雪花打在脸上,脸上立刻冷得发木,有人赶紧把羽绒服的帽子拉起,帽子立刻被风吹得鼓胀起来,看上去就像长着两个脑袋。四周白茫茫的一片,凄厉的高原风让五道梁显得更加荒凉。不知是谁喊了一声:“注意!小解要选好方向,不然会吹得满身都是!”真是提醒得好,我先还以为是经验,一想,不对?谁有这样的经验?喊话的人定是遍体“伤痕”。
      
      前面那两辆车又开始“狂奔”,何定成的心提到了嗓子眼,一个劲地埋怨:“跑那么快干啥,真的不想要命啦……”。为宽何队长的心,我们也帮着一个劲地“埋怨”。埋怨项葆明,原本是多好的同志啊,可眼下一退休,刚离开组织,立刻就没有了纪律。埋怨吴清蓉和小秦,多热心的同志啊,一路上找饭馆、旅馆,极具团队精神,眼下却对车速放任自流,功过两抵,最多只能算表现一般。
      
      雪,怎么还是那么大?路,怎么还有那么远?大雪迷眼,车灯昏暗,前排的两位驾驶员相互提醒着行车线路,提醒着转弯减速,谨防打滑漂移。
      
      过了五道梁派出所……
      
      过了昆仑山标志……
      
      过了昆仑山地质观测点……
      
      过了……
      
      前方的五六号车再次传来消息,他们已经平安到达格尔木。
      
      好消息也带来我们眼前的一切开始好转,道路越来越宽,再往前,远方,格尔木的灯光闪烁,再往前,路口出现了红绿灯,我们似乎是第一次感觉到红绿灯信号是那样的亲切,在它的面前,服从竟然是那么心甘情愿。
      
      附:程正迪院士简介
      
      程正迪院士,1977年毕业于华东师范大学数学系(学士),1981和1985年先后获中国纺织大学(现东华大学)化学纤维系硕士和美国伦斯勒理工学院(RPI)化学系博士学位。
      
      现任东华大学先进低维材料中心主任兼首席科学家、东华大学第一届校董会校董;华南理工大学华南软物质科学与技术高等研究院院长、华南理工名誉教授;美国阿克伦大学(University of Akron) Robert C. Musson Trustees讲座教授、高分子科学与工程学院院长;美国工程院院士、美国物理学会会士、美国科学促进会(AAAS)会士;中国教育部长江讲座学者。
      
      格尔木到了……
      
      遥望五道梁
      
      高原,天色将晚
      
      高原,天色将晚
      
      遥望五道梁,前路叵测
      
      遥望五道梁,前路叵测
      
      驶向五道梁
      
      五道梁,雪地上光线反而好很多
      
      风雪五道梁
      
      风雪五道梁
      
      青海湖·告别
      
      小镇野马河的气温低得出奇,雪花和冷雨压住云层,空气中弥漫着呛人的煤烟味。糟糕的天气令我们极度失望,别说我们对天气好转不报希望,就连在此居住了几十年的旅店老板也说,根据他的经验,明天天气放晴的几率几乎为零。摄影迷们把玩着相机,一脸失望,要知道他们原本准备明天五点半起床,到青海湖边去拍日出的。现在看来,计划肯定落空。
      
      落雪无声,湖畔静静。
      
      谁也没有料到,老天爷把最后的机会留给了我们。第二天,天气出人意料的好,天路行的最后一站,老天爷像是特意为我们送行。
      
      青海湖,令人神往的圣湖。
      
      走进青海湖,我突然发现,自己仿佛闯入了梦境。蓝天、白云、青草、牦牛;蓝色的湖水、金黄的油菜花,美景让心情无比愉悦。
      
      青海湖,一片美丽的青海。虽然它是湖,不是海,但是人们宁愿赋予它海的名字,是因为它有海的气魄,宏伟磅礴,烟波浩淼。
      
      蓝色是它的基调,蓝色的湖,蓝色的水,蓝色的天……
      
      宁静是它的旋律,宁静的湖,宁静的水,宁静的山……
      
      浩瀚是它的气魄,浩瀚的湖,浩瀚的水,浩瀚草原……
      
      当你面对它的蔚蓝,面对他的宁静,面对如此浩淼,你能忘掉喧闹,忘掉纷争,忘掉烦恼,能把一切忘掉。
      
      青海湖——嵌在大地上的蓝宝石。众多的雪山簇拥着它,雪山显得是那么温顺,那么静,那么远;天空依恋着它,所以天空被映得那么亮,那么蓝。
      
      此刻的我,如同就裹在这蓝宝石中间。
      
      中国国家地理杂志这样评价青海湖:众多湖泊都以瑰丽秀奇为人所爱,青海湖单单把瑰丽舒展为平淡、把秀奇换成一种壮阔。在这里,草原和大海得以对接。草原的优美、海的浩瀚与湖的沉静交织在一起,成就了青海湖的博大之美。
      
      驶向青海湖
      
      蓝色青海湖
      
      九月,青海湖的油菜花。
      
      宁静青海湖
      
      浩瀚青海湖
      
      多彩青海湖
      
      在野马河的小餐馆里吃饭,我问那个20出头的老板:“你有多少土地?”他说:“700亩!”
      
      “在哪里?”“湖边。”问:“种什么?”答:“油菜花!”我一惊!他的回答竟是那么的美。
      
      欢乐青海湖
      
      告别青海湖
      
      我坐在青海湖畔,静静地欣赏着这颗绮丽的蓝宝石;
      
      我坐在青海湖畔,欣赏它的舒展平淡;欣赏它的浩瀚壮阔,欣赏它的优美秀奇,欣赏它的博大沉静;
      
      我坐在青海湖畔,望着浩淼无边的湖水,望着绵延百里的雪山与草原……
      
      我想带走点什么……
      
      我掬起碧蓝的湖水,可水悄悄地从指缝间滑过;我拾起一颗美丽的石子,可转头一看,另一颗更美,更灿烂;我努力拍下一幅又一幅照片,但景色还是在不断地变幻,拍不完,总是拍不完。
      
      我不知所措。
      
      突然,耳边想起了那首歌“春风,扬起你我的离別,夏雨,打湿孤单的屋檐,秋叶,飘落思念的红叶,冬雪,转眼又是一年……”天路,春夏秋冬,四季轮回,而我只是匆匆过客,就只看了它一眼。
      
      我明白了,天路、高原,我什么也带不走。
      
      我告诉自己:当你感到自己身心疲惫,当你感到自己开始慵懒,当你厌倦了小桥流水,当你厌倦了蜗居斗室,那请你整理好心情,重新背上行囊,再来一次——天路行。
      
      让心灵去休息去沉淀。
      
      天路并不遥远……
      
      主要致力于高分子化学、物理及工程领域研究,曾获美国总统青年科学家奖、美国物理学会 John H. Dillon 奖章、北美热分析学会 Mettler-Toledo 奖、国际热分析和量热联合协会 TA-Instrument 奖、美国化学会高分子材料科学与工程分会合作研究奖等多项奖励。被授予世界高分子物理学领域最高奖项之一的美国物理学会荣誉奖,成为中国改革开放后出国留学获得此奖的第一人。2017年5月30日被授予日本高分子学会国际奖(International Award)。 美国工程院院士程正迪教授一行到访新纶科技